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廉政教育 > 廉政文苑

南宋民族英雄陆秀夫

来源:福建省纪委监委网站 时间:2021-01-05 11:42 字号:

  入冬的阳光依旧灿烂,高大的榕树侧身覆盖着大半的墓茔,一些枯黄的叶子随风飘落在长满青苔的墓茔上。这里便是陆秀夫的衣冠冢。在莆田市秀屿区东庄镇嵩山岩大路南侧,一块巨大的石头将衣冠冢和大路隔离开来,墓茔里的一块石碑和一座雕像都是背向大路而立,如果没有人提醒,路上匆匆行人很难发现这里便是南宋民族英雄陆秀夫衣冠冢所在地。

  衣冠冢坐西向东,现存一神道碑,高1.19米,宽0.56米,碑体历经风雨侵袭,斑驳漫漶,但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出“有宋檀樾,陆公墓道”八个大字。

  嵩山岩,又名象山,山上怪石嶙峋,古寺深藏,名迹众多。创建于唐代的嵩山寺,由禅宗南派之祖惠能大师派北嵩山少林门徒悉心勘探而辟。创建于明初的象山书院则显现此地文风鼎盛,明周瑛《弘治兴化府志》载,明洪武工部主事李仕弘、广东按察司佥事李德美、吏部天官李多见、进士陈日新、云南按察使游云鸿、清闽水师提督游应龙等皆曾在此静心就读。陈靖姑祖庙则为台胞于上世纪90年代初所倡建,祖庙里香火缭绕,诵声不断,与“海上女神”妈祖祖庙只有一水之隔。

  嵩山上有许多摩崖石刻,但仔细查阅那些石刻,都没有发现提及陆秀夫其人其事,让人不能不心生遗憾。

  陆秀夫,字君实,南宋民族英雄。1275年,元军大举进犯南宋,铁蹄所到之处,宗庙毁坏,尽为禾黍,唯秀夫临难不惧,誓死抗元。临安沦陷以后,陆秀夫辗转来到温州,秀夫说:“度宗皇帝一子尚在,将焉置之?古人有以一旅一成中兴者,今百官有司皆具,士卒数万,天若未欲绝宋,此岂不可为国邪?”遂扶持二王出海来到福州。1276年五月,益王在福州称帝,端宗改元景炎(1276),组成以陈宜中、张世杰、陆秀夫为首的行朝内阁,欲重整旗鼓,中兴朝政,史称“海上行朝”。

  1276年十二月,莆田人陈文龙在当地的抗元失利,陆秀夫护送幼帝南退至广东崖山。陆秀夫途经仙游枫亭厝埔(今枫亭官桥村)时,侍郎蔡曰忠为陆秀夫的爱国义举所感动,请杨太后赐婚,将十七岁女儿荔娘许配给秀夫作副室。1279年二月,元军攻破崖山,《宋史陆秀夫传》载,“秀夫度不可脱,乃杖剑驱妻子入海,即负王赴海死,年四十四。”噩耗传至枫亭,荔娘设灵吊祭,并将陆丞相衣冠葬于莆田醴泉里嵩山护国寺之南侧。

  每次翻阅《宋史·陆秀夫传》,几乎都是心惊胆战,几乎都不忍卒读:“秀夫度不可脱,乃杖剑驱妻子入海,即负王赴海死,年四十四。”短短24个字,包含了作者的深情,闪耀陆秀夫人格的光芒。“度”应该是深思熟虑后的果断;“杖”虽然与一个书生的形象是那样的格格不入,但是这样的关口,他的眼里必定是强忍着泪花;“驱”里则不知隐藏着多少的心酸化成的冰冷和决绝;“负”所背负的不仅仅是幼帝的身躯,而是一种儒生的信仰和一份家国的分量;“赴”体现出一种慷慨就义的担当,而“年四十四”则潜藏着作者太多无处可与言说的怜惜与悲叹。

  乾隆三十六年(1771)所修《仙游县志》载:丞相陆秀夫夫人蔡氏墓在连江里南岭山后,丞相衣冠藏在莆田醴泉里护国院。据当代所修的《莆田市地名志》记载,蔡荔娘孕有一子名陆剑(应为陆钊,详见《仙游县志》),陆钊次子玖伍为了守护祖父的衣冠冢,弘扬祖父的家国情怀,砥砺子孙的品行,就举家从枫亭迁到象山脚下居住,因此地在枫亭之东,遂改名为东庄,这也就是现在的莆田市秀屿区东庄镇。

  《仙游县志》里还记载许多陆秀夫子孙生活的情况,让人不时地怀想英雄的行为。枫亭人则兴建了“三贤祠”,把枫亭最有代表的政治文化人物蔡襄、林兰友和陆秀夫一起供奉起来,让大家世世代代景仰。(作者温建茂,系莆田市秀屿区纪委监委驻区政府办公室纪检监察组长)

附件下载:
相关链接: